端茶倒水莱斯特.

洗心革面做一个讨厌橘子的莱斯特
江问水/张不厌.
幸得见您.

文章私用tag请搜索『佐岛家』
背景底图来自lofter KKia

 

[虫绿/Parksborn]Eden(未完)

*是一个参活动和自己写着玩的pro.写多少放多少.
*短小.作者懒死.轻拍.
*爱情属于他们.ooc属于我.

汤尼潘帝pro.
虫绿.Eden/梦境的汤尼潘帝

        ***
  Harry Osborn这段时间总是做一些奇怪的梦,有关这几年在雷文克劳福特和男人做的改造实验交易——包括犀牛人和邪恶六人组,那些道德败坏的恶犬自以为接受改造穿上Oscorp秘密实验室的装备就可以所向披靡,结果无一例外还是被纽约好市民蜘蛛侠干脆利落解决掉——每次他都能在第一时间(最迟不过一天)得到消息,像早就料到结局一样划起一个毫无温度的笑容。...

  55 2

尝试骗一波访问量x

  2

[原词]1162

*没有谱子.写着玩.有时候念着念着就唱出来了.
*歌词背景来自于某人四年失败的感情生活
*玩烂圈名梗
*题目随便起的.

1162

***

左手执一刻宁静,无爱人如何入眠
假使做了噩梦也不需你怀抱赠温暖
搅拌白咖啡,怎么加糖也不觉甜
临走前竟不记得,予我锦卷尽数还

如何做东陈西错,怎么算南辕北辙
或只当醒来手边余温尚算幻觉不知着
故国一城满风雪,独行不见不想念
『一声慢,等不到开口只能慌忙说再见』

相看不厌,美景苏醒之前才见得不厌
何处安身,江水川流不息怎么可安身
天涯以南无季节,北海杉树有枝叶
难道眼前银装素裹竟然不是在冬天
你就离开,留我一人孤独跌落下悬崖
不知生死,结果这种结局才算可以么
铂金不溶于弱酸,玛格...

  4

*瞎写一气的生贺.5/29
(突发奇想.对话来自和列里某个叶修的对话记录.)

***
许博远凌晨时分等着刷新boss的时候,手机备注跳出了一条提醒。
“今天5月29日,是叶修的生日喔★”
卧槽?
他在“给他发句生日快乐吧反正也没准备生日礼物”和“算了不管了boss快要刷新了”之间犹豫不定,最后还是点开了聊天窗口发了一句『叶神生日快乐。』
再回到主界面的时候,发现
——Boss又被君莫笑抢了。

蓝河:『叶修。』
蓝河:『绝交吧。』
君莫笑:『别啊小蓝』
君莫笑:『你看哥这么爱你』
蓝河:『哦,谢谢。这种爱还是算了吧。』
君莫笑:『别这么无情嘛小蓝』
君莫笑:『反正哥今天生日呢你就把boss当哥的礼物好了』
君莫笑:『或...

  9

放假两天回去的成品.唯一干了点正事儿.
底图源网.

  3 2

不太敢打愚行录的tag.算了.
当下心态.

 

[织太]佳年不期

全篇.
写完啦☆

*三次伪历史时期架空.后头跑原作.两位工作在一起的小说家.
*原型属于他们.人物属于朝雾.ooc属于我.
*一切不为写糖的ooc都是在耍流氓.
*文笔死在小团圆.以后写东西已无所畏惧.
*玩梗.

[织太]佳年不期

***
织田作之助醒来的时候外面一片漆黑,外面隐约淅淅沥沥的声音像是下着雨。他试图起来,刚动了一下便碰到了些坚硬而沉重的东西,猜想是被什么压在下面,狭小的空间只够挪动半个身子。他伸手摸索着,砂质的地面手感很不好,粗糙的木料似乎是已经塌下的屋顶,毛剌剌地在他手上蹭下些血迹。一瞬间的疼痛传导至神经。他无暇顾及这些细密的伤口,小心翼翼地转过身子。
手在地上摸索着,似乎碰到了些柔软...

  13

写着玩

太宰治最擅长的是挑别人的毛病,尤其是在修改别人文章的时候。说的好听点是对文字敏感,说得难听了,就是鸡蛋里挑骨头般的惹人嫌。

 

[城衍历史演义]深草良岑

存稿.交新概念.

Title 深草良岑
Fandom Cities/Gro.JPN&六歌仙
Pairing None
Rating G

***
源左清站在品川駅的入口,远远听见电车呼啸而过的声音。熙熙攘攘的繁华都市间点缀着灯火明亮,东京都数不清的摩天大楼高耸入云,从银座顶层俯瞰整个首都,稍远一点就能看到富士山的皑皑白雪。
他将跑远的思绪拉回来,抬眼看了看入口闪着荧光的牌子,确定无疑后便向里走去。
从东京到京都,两个小时的路程算不上远。车厢里人不多,大都是十几岁的学生样子。他找到位置坐下,掏出手机给奈良发短信。
“回来了,四点来接我?”
不一会儿便收到了回复,只有简单的一个字。
“好。”
真是惜字如金,...

  4

[文豪衍生]小栗虫人设1.0

小栗虫太郎
原型:小栗虫太郎(Oguri Mushitaro)
能力名:黑死馆
控制一定范围内的水,风,火以及其产生的能量.[只在出血时可使用]
来源:小栗虫太郎的代表作《黑死馆杀人事件》
性别:男
年龄:19岁
生日:3月14日
身高:175cm
体重:63kg
血型:AB型
喜欢的东西:浮士德、诡秘科学、犯罪学、七喜、清酒。
讨厌的东西:猫、梦野久作
外貌:短波浪卷发,偏棕色,夏天的时候会很热。黑瞳,架着无镜片的平光镜。右手小拇指上涂了黑色的指甲油[恶趣味]。平常的穿着是标准的港黑配服,在左袖子上绣了二十八橄榄纹[佛罗伦萨市徽]偶尔会带着和中也差不多的帽子。
[平光镜左镜架改造成一把铅笔刀,摘下眼镜时会划出伤口.由此...

 

© 端茶倒水莱斯特. | Powered by LOFTER